“画黄河一直是刘振立的愿望,因为中华民族起源于此,中华文化起源于此。
黄河流域,山川河流和朴实的风俗一直感染着刘振立老师的心,每一次收藏穿过黄河流域,画黄河的欲望就加深,每次他去这里,他会仔细检查和体会。
刘振立说:“我想在绘画中描绘真实的场景,并从艺术的角度表达山河之美。我必须感觉并看到自己才能绘制出令人印象深刻且充满活力的作品。”
他打算在整幅画作实施之前对其进行设计。他想将此作品描绘为一种历史运动,从黄河源头到黄河河口,并称之为“黄河颂”。
当刘振立为大型画作开始他的第一个风格系列时,“黄河颂”从画家的心转变为2018年初的画作。他说:“那里的雪山陡峭,雄伟,雄伟,让人叹为观止。当你站在昆仑山脚下,会感到灵魂的净化。变幻莫测,使人们无限梦想。”
从白雪皑皑的山脉到高原,从石林到水坝,从草原到河流。所有工作计划进行15个机芯,每个机芯约15米,预计总长度为200米,现已完成150米。第一乐章“大河之源”比其他乐章长30米,全长30米。它由巴彦an拉雪山,昆仑雪山和阿尼玛卿雪山组成。三河。本章也是刘振立最专心的一章,因为它是母亲河,黄河的发源地,黄河的发源地,它养育了黄河流域的土地,并养育了黄河流域的一切。
刘振立老师说:“我现在走过的150米,实际上已经删除了200米,坏了50米!”著名文学评论家付如新说:“我看到了刘振立所说的烂画,但我不应该说。这幅画是残破的。应该说它没有达到刘老师所期望的效果。把它自己拿出来,也是一件完整的工作。
刘振立的这组作品受到他的油画基础的影响,他的笔法健壮,大胆而奔放,这种绘画方法可以更好地表达山河的宏伟和大胆,远处有动量,近距离观看时更是如此,令人震惊,雄伟壮观的山峰被生动地展现出来。这组作品上半场的威严已经使人们感叹。整个作品的完成非常值得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