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到中国香港,许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“繁荣”。它是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。它也被称为纽伦堡港口,与纽约和伦敦一起。它是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城市之一。
然而,在香港繁荣的背后,有一群人一生都无法负担得起住房,全天都住在“笼屋”中(每人一张床不到2平方米,每张床都被铁丝网包围))。它就像一个笼子,笼子里摆满了生活用品。尽管它只是一张床,但“笼屋”的租金是每月1300至1500港元,是这些穷人工资的一半。
据香港社区组织协会称,香港仍有超过10万人住在这种“笼屋”中。无助的穷人开玩笑说他们睡在“棺材间”里。即使是租一张床也一样,更不用说在香港做生意了。在香港,一家拥有十几套公寓的小型企业,每月租金高达数十万。毫不夸张地说,香港是“一寸一寸的黄金”。
以铜锣湾的商铺为例,近年来,香港著名企业家杨守成在这里购买了56平方米的商铺,成交价实际上达到了3.8亿,这意味着每平方米的价格将近700万。这个价格足以买到超级别墅,甚至是大陆别墅。
资料显示,香港铜锣湾罗素街已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地方,著名的美国第五大道和法国香榭丽舍大街也相形见behind。为什么几十年前罗素街的零售价格如此之高?罗素街只是一个阴暗潮湿的小市场.1991年时代广场(香港最大的购物中心之一)建成后,罗素街也进行了重建,改建成著名的商业街。
为了“拦截”在时代广场购物的顾客,全球知名人士都在罗素街的奢侈品商店开业上投入了大量资金。此外,罗素街并不长,总共有20多家商店,主要零售商都是为之奋斗。这个“黄金财产”的租金不只一个。例如,意大利奢侈品牌普拉达(Prada)在罗素街上租了一个门面,面积约1000平方米,月租金为900万。1万元人民币,差不多1平方米的月租金,大约是“可怕的”。
杨守成花3.8亿元的生意是在罗素街上,实际上,最后一位买家以50,000元(1966年)买了它,当然5,000元在当时并不是一个小数目,但与今天的3.8亿元,增长了7,000倍,人们真的感到很感动:“富人越来越富裕”。
除了杨守成买下的这家店外,铜锣湾寿东街第四号店也卖出了1.3亿元,最后一位主人以12万元买下了它。如果我在这里写,是否能提醒前一段时间的新闻编辑:28年前,这名妇女在深圳以全额购买了一套套房,但结果却在购买后被遗忘了,而且这个比率更高超过30万元,现在它的身价已经超过600万元,这真是一个有钱人的世界,我不明白!